你好,莱热!

 放逐

   放逐的生命,是流浪的灵魂。
   ……我们像迷路的人,走在一条陌生的路上。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努力的前进,走在路上的人渐渐的多了,于是开始了拥挤,世界开始乱了……。
   剖开了那个铁与血的年代,可以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在金属的面前,人体显得柔弱;在战争面前,生命不再坚强。画布里,艺术家用画笔倾诉,用最文明的方法表达了他对战争的理解。或许也是一种摆脱,摆脱那个黑色的影子。
   没有声音,如同硝烟散去的战场,也不需要声音。
   画吧!不需要调色板,这已经是多余的了,因为调色板调不出铁与血的纯度。直接在画布上调色吧!舞动画笔,画吧!画布也就成了凝固的战场。驻足,倾听来自战场的回音。

眼神

   眼神是拨动人心的弦。女性的眼神,是温柔的,也是求助的。在这疯狂的时期,多么希望一双有力的大手,撑起一片无雨的蓝天。
   面对这样冰冷冷和机械的世界,她也需要一把安全的巨伞,来遮住强光,挡住硝烟。一个静静的角落,可以安详地坐着,翻开那本爬满曼藤的书,这成了奢望。书里的颜色是简单的,简单到没有一点多余的色彩,只剩下黑与白。但,够了!书里的世界也是丰富的,黑白里包含了多彩的世界。但书和世界总是隔着那一张纸,薄薄的纸,捅不破,却把世界分隔。
   她习惯生活在书里。

果子

   果子熟了,飘逝在风里。
   约一故友,促膝而谈。在写满方格子的地坪上,寻找那些遗落的果子。果子散落在人世间,遍布在各个角落里,来!一起拾掇吧!把丰厚的收获,盛在容器里。这些熟透的果子,散发着自然的清香。咀嚼着,回味着,然后是耐心的等待……这成了生活的全部。
和平
   是一种平和的心态,在和平的时期容易被忘却。
   硝烟散去,激怒的、紧绷的、失去个性的人,终于抬起了头,睁开了眼睛。
   放松吧!重拾生活的乐趣,站立、走路、跑步,如舞蹈般的癫狂,挥霍活生生的身躯。
   此刻,人们才记起,生命还活着!

机械

   方的是建筑,圆的是齿轮,齿轮在都市里转动,建筑于是就大胆地站了起来,方和圆开始有了默契。建筑总是失忆的,忘记了他的昨天。建筑挂念的都是明天,明天的建筑还在疯长。在都市里穿梭的人儿,像蚂蚁一样忙碌。人变得失去血色,有点营养不良,但建筑还在成长,天空变得狭窄,人也变得小了。齿轮依然不停地转动……来到纽约,人一下变得矮了。
   这是我看到的 “莱热”,比较主观,做这件作品本意也不是为了拷贝画家,因为这没有意义。所以,至于是不是他,对于这件作品,其实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莱热我才获得了这些启示。感谢艺术!让生活变得丰富,让平凡变得伟大!
   隔着厚厚的时空,还是照旧老套的打个招呼,“你好!莱热!”

   注:费尔南•莱热(Fernand leger1881-1955)机械主义绘画大师,出生于法国。1900年到巴黎,做过建筑设计事务所绘图员、摄影修饰师。后来进入巴黎装饰美术学校,并在巴黎美术学院旁听学画。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4年8月2日莱热在动员令下,参加法德战争。战争的经验,影响了他的命运和艺术观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避居美国,并在耶鲁和加州大学任教,是他艺术生命最旺盛的时期。这些经历最终成就了这位天才的绘画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