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绝伦的艺术品——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奖牌
  近日,好友拍得一枚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奖牌,经仔细观赏、把玩,感觉这是一枚精美绝伦的艺术品,特借“钱币角”向各位同好推荐。
  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奖牌:直径71毫米,厚5毫米,重170克,铜质。奖牌正面图案:中间是奥匈帝国的皇帝弗兰茨·约瑟夫的头像,外环是拉丁文的文字: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奥匈帝国皇帝。头像下方是雕刻师约瑟夫·陶顿海因的姓名缩写。


  背面图案:画面中描绘了一个寓言中的场景,一位妇女左手持象征着丰收的羊角,右手正把月桂树的花冠递给坐着的女子,坐着的女子左手持一卷线棒,右手前伸准备接受花冠。中间站立着一位男子正注视着她们,左手扶一把锤子搁在铁砧上,右手举着月桂花冠。上方外缘和下方的拉丁文字: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奖励。坐着女子下方的凸缘上凹刻着雕刻师卡尔·舒文茨的姓名缩写。


  十九世纪的欧洲由于商业资本主义的进一步繁荣,雕塑艺术也得到了多方面的发展,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象征主义的雕刻以及纪念碑、园林雕塑、墓地雕塑、动物雕刻等也呈现出繁荣的景象,特别是在十九世纪中叶现实主义在法国作为一种美学原则被提出来,现实主义首先在文学上、其次在绘画中有明确地反映,继而又运用雕塑的特殊语言来表现生活中的真实。由于肖像雕刻要求酷似,因而需要写生,所以形成了它的现实主义的特点。这枚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奖章正是这一时期欧洲雕塑在章牌艺术上的集中体现。
  首先我们来欣赏浮雕。奖牌正面弗兰茨·约瑟夫的肖像浮雕,采用高浮雕来表现,在整个奖章厚度仅5毫米的情况下,肖像浮雕的高度近4毫米,是按照等比例压缩的办法来塑造形象,完全符合头部的生理解剖结构,如前所说可能是写生而成,且神态和表情的刻画也非常到位,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做到了神似。在细部的处理上也做到一丝不苟,如:头发、胡子的雕刻自然、生动,与皮肤的关系非常贴切,并且一缕一缕地走势清晰、很有章法,可见雕刻师扎实深厚的肖像雕刻功底。奖牌的背面是三人全身浮雕,此浮雕相比正面的高浮雕要低很多,但这丝毫不影响三个人物的形象塑造,构图巧妙合理,三人错落有致,相互呼应,布局饱满,层次分明,有很强的体积感和纵深感。在人物的浮雕塑造上比例协调,结构准确,动作舒展,表情自然。在服装的雕刻上也能细腻地表现出不同纺织品的不同质感,女性衣裙和披肩的柔软、飘逸;男性服装的厚重。同样在细节的处理上也做到锦上添花,如:女子坐着的椅子、站立男女下方的工具等这些道具,不仅填补了画面的空档,而且很好地烘托了环境氛围。这些都反映了雕刻师高超的雕刻技能。
  其次欣赏文字。我发现奖章上的文字也雕刻得相当规整、挺拔,大小匀称、排列整齐、高度一致,这也体现了雕刻师精益求精的态度和相当厚实的基本功,要知道那时可都是手工活,没有我们现在的电脑雕刻机。
  再次,奖章的压印质量也相当好,无论是肖像的高浮雕,还是三人的浅浮雕,都压印的相当饱满和清晰,包括文字和靠近边缘的浮雕都压得很足,而清边却未见“起线”的现象,压印水平堪称一流。
  最后,奖章的表面处理也相当出色,柔和的古铜色历经100多年的岁月流逝依然本色不变,赏心悦目,真是难能可贵。总而言之,我认为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奖章,称得上是一枚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在欣赏了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奖牌后,我作为一个造币人感慨良多,有几点启示愿与各位同好商榷:一是夯实基本功。雕塑有各种流派,有多种表现方法,应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作为钱币浮雕而论,我想现实主义雕塑似乎要用得多一些,或者说,现实主义雕塑是基础,是基本功。就拿人物浮雕来说,无论是肖像,还是全身人像,首先必须做到“形似”,俗话说要像,五官要相像,比例要匀称,层次要得当,结构要符合解剖。在此基础上再去发挥,或追求神似,或夸张变形。只有夯实了基本功,才能登上雕塑艺术的高峰,创作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艺术精品。二是精心铸精品。一枚钱币精品,首先要艺术上出彩,同时要工艺上过硬。模具雕刻、文字雕刻、产品压印、表面处理等等,每道工序、每个细节都要精益求精,做到极致,才能使我们的产品成为艺术品,流传百世,正所谓:“历经久远,精美永存”。三是主动揽责任。历来世博会奖牌都是由国家造币厂铸造,值此上海世博会即将于2010年5月举办,我们上海造币有限公司是否应该与有关部门联系,主动承揽2010上海世博会奖牌的制作任务,作为一次践行“中国新特色,世界高水平”企业愿景的实际行动,为世博添彩,为祖国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