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对称
  1937年,世博会再次在法国巴黎如期举行,其正式名称为:现代生活艺术与技术世界博览会。这次博览会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的动荡局势下举行,面对30年代初经济大衰退的挑战,法国政府把经济恢复和解决失业融入总体规划,博览会同时注重艺术和技术两个方面。
  正如他的正式名字一样,此次世博会的奖牌设计也体现了当时最为现代和流行的艺术风格。其设计雕刻者达曼(1885-1939),是推动法国装饰艺术风格的代表雕刻家之一,他从1907年开始在法国艺术家沙龙展示自己的作品,1908年获得了“罗马大奖”,当年才23岁。他曾被选为法兰西艺术家协会副会长,1925年授勋成为荣誉勋爵。
  装饰艺术一词,起源于1925年在法国巴黎举办的“现代工业装饰艺术国际博览会”,指的是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大约是20世纪20至30年代流行的一种风格,在世博会奖牌的图案设计中,则更多的体现在1937年的巴黎世博会奖牌风格上。这枚奖牌直径77毫米,厚5毫米,重205克,铜质,侧面边缘有“BRONZE”字样和巴黎造币厂丰饶角的标志。
  当你将这枚精致的奖章置于眼前时,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强烈的装饰艺术魅力,尤其是正面,其布局工整对称,与人物五官及衣褶的虚化形成鲜明对比。四个站在云朵上的人正在演奏乐器,分别代表艺术和技术;前面身着希腊服饰,高举双手的女神,代表巴黎让她们和谐的在一起。所构成的整体轮廓极具装饰性和形式感,在庄严的对称中寻求微妙的变化,目光游走于画面之上突然让我听到了天籁之音的响起,仿佛是有一种希腊式的戏剧性和舞台感,你看后方那四位女神巧妙形成一个很整的方形外轮廓,犹如一块“平面布景”,烘托着主人公的出现,然后前方的人物自下而上贯穿画面,简洁大气。同时,在场的人物都以垂直的竖线条形式出现又给人以一种神圣的上扬感。你能体会的到设计者试图调动画面上的每一个“零件”为增强这种形式感而服务,周围的文字也对画面有分割和引导作用,其中垂直排列的文字强调了上伸感,同时为了打破反复出现的竖线条所造成的呆板效果,两行横排的文字在其中又起到了关键作用,意思为“1937巴黎世博会”,右下方是奖牌雕刻师的姓名,保罗·马赛尔·达曼。



  画面上分布着许多我们看不到的“线”,它们分割和引导着观众的视线。让每一个元素都“说话”,它们不仅仅再是无关痛痒的说明和摆设,而是渲染气氛的关键“角色”,缺一不可。
  相对于奖牌正面较现代的风格,设计者在设计背面时则利用沉静保守的风格以增加奖牌的艺术性,画面还是以对称装饰为主,前后呼应。其主体是在流经巴黎圣母院中央广场边塞纳河上的一艘准备远航的帆船。帆船的两根桅杆顶部分别镌刻有拉丁文“FLVCTVAT NEC”和“MERGITVR”意思为:它随波浪颠簸,但不会沉没。这句话是早年巴黎市的格言,从罗马时代起,航运就统治了巴黎的对外贸易,所以至今航海仍然受到人们的尊重。波浪下方的文字为“艺术与技术”下面有获奖者的姓名。
  虽然那届世博会由于单纯的科学奇迹和工业创举已无法激起人们重新拥有像19世纪时的热情这一原因而不能给世人留下太多的回忆和经典,但我想1937年巴黎世博会的这枚奖牌还将因其美妙的设计和雕刻语言永远的被后人所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