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罗丹

  岁末时光,随手翻开大学时代常看的罗丹《艺术论》,封面上是一尊坐在岩石上低头沉思的男性,他赤裸而粗犷的身躯,既没有古希腊雕塑的圆润静穆,也没有现代软性包装的做作,但在其刚毅古朴的造型中,透射出无法抵御的精神之美。尽管前几年在北京举行的一次法国美术大展中,前卫艺人曾将这尊雕塑置于美术馆前熙熙攘攘的人行步道上,以使他世俗化;尽管在今日摩托罗拉手机的电视广告中,《思想者》也被拉去做点缀……但他就是他:特立独行,睥睨世俗。任凭星移斗转,时光流逝,世纪之门前的思想者,非但没有逝去他的光辉,反而昭示着未来人类的命运,更为耀眼。

 

  作为“地狱之门”门顶上的一个人物雕塑,它以诗人但丁为原形,塑造了一个为人类一切烦恼陷入深沉思考的男子形象。它的前额与眉弓突出、双目下凹以致出现黑影、加上压弯的肋骨和紧张的肌肉、紧收的小腿肌腱以及痉挛弯曲的脚趾则体现出人物内心的压抑和隐藏的痛苦。这个强壮男子以裸体的形态出现,它的形体和肌肉中充满了一种内在的爆发力。正如罗丹所说的“一个人的形象和姿态必然显露出他心中的情感,形体表达内在精神。对于懂得这样看法的人,裸体是最具有丰富意义的。”

  雕塑是形体的艺术。石头、木头和油泥,经过雕塑家的手,构成三度空间的立体造型,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效果。好的雕塑往往能给人以一眼难忘的印象,但这第一印象并不是欣赏的结束和终点,而是欣赏的开始和起点。它有吸引人深入揣摩和玩味的魅力,它能发人深思,使欣赏者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罗丹的雕塑正是如此,我喜欢他的作品,被他的作品所感动,就是因为他善于刻画人物的性格,善于赋予雕刻材质以生命力,使其栩栩如生。

  感动于罗丹的作品之余,我便设想制作关于他与他作品的铜章作品。其中,铜章的正面采用了罗丹的脸部画像为主体,他倾斜着身体,右手举托着侧脸,深邃的双眸直视着前方,紧锁着眉弓,仿佛正看着他的作品考虑着问题,强调说明了罗丹是一个极具善于思考的艺术家;铜章的背面主体为思想者全身正面像,背景部分采用阴纹雕刻的手法作为烘托,若隐若现的头像局部拉开了与全身像的距离,让整个铜章的画面更具艺术感。用铜章的表现形式展现雕塑作品的内涵和美,既是对个人专业的一种发挥,又是对设计师能力的一种挑战,在相对平面的层次充分展现三维的立体美感,对前期油土制作和石膏制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更好地做到这一点,惟有采用纯手工制作的方式。作为一个后辈,在仰视罗丹艺术作品的同时,融入他的创作思路和表现方式,用多变的创作形式表达对他作品的一种理解,最终展现个人的艺术才能,这才是一种最佳的境界。所以,我模仿着他的表现手法来精心制作这枚关于他的大铜章,希望可以传承他的精神,让更多人来了解与认识他。最后,引用罗丹的话作为结尾也以此自勉:“生活中不是没有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