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画系列之《西斯廷圣母》大铜章

  世界名画如璀璨珠宝点缀在人类文明史之间,刻画了当时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展现了人们的精神向往和高超的表现能力。夕日的大师已做古,他们流传下来的作品伴随着他们的名字至今广为人知。在公司开展自主开发项目的过程中,那些深深影响我的名家大作又一次给了我新的启迪。用浮雕来展现画作,在金属材料上表现绘画特质,托由这种从平面到立体、从油彩到金属的转变,在新的时代给人带来新的感官体验。

  在这个系列的开始,我选用了名画《西斯廷圣母》,这副作品绘制于1512-1513年间,是意大利画家拉斐尔众多圣母像中的代表作品,拉斐尔也是“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之一,也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品。《西斯廷圣母》原作色彩厚重绚丽,而在屏弃了色彩渲染的浮雕上,需要通过表现对象质感细节的方式来重塑画面的色彩感。诸如老者、孩童、妇女外露皮肤的光洁度,天幕浑厚的天鹅绒质感、教皇光滑挺括的布满刺绣的圣袍、圣女丝质衣料的垂坠感、圣母被风吹起的头巾的飘逸等,衣饰本身的材质在浮雕中被强化了,成为一种用来表达色彩的语言。另一方面,画面呈均衡稳固的三角形构图,人物的眼神交流成为烘托画面气氛的重点,圣母的温柔庄严、眉宇间轻轻的不安踌躇,对人间的怜悯和慈爱;左侧教皇站在圣母下方,恭敬而崇拜的目光迎接着圣母子的到来;右侧圣女形象妩媚,目光虔诚,微露不忍圣子去向苦难的人间;而画面最下方的两位小天使,张开翅膀向上张望,似在等待奇迹的到来。人物眉眼间串起丝丝看不见的脉络,由这脉络的引导而形成的丰富层次,是画作精髓之所在。不同于绘画,经过三维的浮雕的塑造,更能体现人物由远至近的景深感。整副画面由两副徐徐拉开的大幕引导观众的视线注视着全画的中心人物——圣母。从圣母由云端走下,背景环绕着由众多小天使组成的天光云气,身旁的教皇和圣女到前景教皇的帽子,两位趴在画外的小天使。由远及近,好象是在向观众娓娓道来这段圣母献祭的神话故事。采用高浮雕的表现方法,让这景深感更立体得呈现在人们眼前。拉斐尔的这幅作品对美丽与神圣、爱慕与敬仰的把握都恰到好处,使人获得一种纯洁、高尚的精神享受。怪不得伟大诗人单丁都要称颂它:“她走着,一边倾听颂扬,身上放射着福祉的温和之光;仿佛天上的精灵,化身出现于尘壤。”

  《西斯廷圣母》是一副教堂的壁龛画,所以在背面的设计上我考虑采用教堂内景,这种哥特式建筑以密集的向上线条为特色,庄严肃穆,与正面圣母像在理念上相得益彰。教堂内部空间的辉煌富丽,富有较强的层次感,与正面圣母像的构图体积也相互贴切。玻璃画是教堂的极具代表性的特色之一,于是我考虑用彩印的方式模拟教堂绚丽的玻璃画,让整个大铜章更具特色。在大铜章上色上,教堂内景的纵深做得相当到位,配合绚丽的“玻璃画”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

  《西斯廷圣母》大铜章是一次由二维到三维转变的尝试,是对前人大师的致敬,也是对自身表现能力的探索。希望能带给观者一种新的感官体验吧。世界名画如璀璨珠宝点缀在人类文明史之间,刻画了当时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展现了人们的精神向往和高超的表现能力。夕日的大师已做古,他们流传下来的作品伴随着他们的名字至今广为人知。在公司开展自主开发项目的过程中,那些深深影响我的名家大作又一次给了我新的启迪。用浮雕来展现画作,在金属材料上表现绘画特质,托由这种从平面到立体、从油彩到金属的转变,在新的时代给人带来新的感官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