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天成

  青铜器是由青铜制成的各种器具,诞生于人类文明的青铜时代,是世界性文明的象征。在我国,其出土数量举世罕见,令人惊叹。青铜器制作精致美观,代表着古代高端的文化与技术。青铜器应用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秦汉时代,包括有炊器、食器、酒器、水器、乐器、铜镜、带钩、车马饰、兵器、工具和度量衡器等,有些被用于祭祀。因此,青铜器也被称为我国古代的“国之重器”,并且在世界各地青铜器中享有最高的艺术价值。

  由于此次中国青铜器系列贵金属纪念币前后要发行十组时间跨度很大,就如同我当时设计新一轮十二生肖币一样。如何定位就再一次显得尤为重要。经过前期长时间的反复思考推敲,最后确定主要是从青铜器的名称、功能、纹饰、造型方面入手,进行纪念币的设计。其中第一组选用了具有代表性的爵、盉、鼎、鬲、斝五种器具。下面简单介绍一下这五种器具的名称及作用:爵,相当于后世的酒杯。圆腹前有倾酒用的流,后有尾,旁有鋬,口有两柱,下有三个尖的高足。盉,盛酒器,或古人调和酒水的器具。一般是深圆口、有盖、前有流、后有鋬,下有三足或四足,盖与鋬之间有链相连接。鼎,相当于后世的锅,煮或盛放鱼肉用。大多是圆腹、两耳、三足,也有四足的方鼎。鬲,煮饭用:一般为侈口、三空足。斝,温酒器。形状像爵,有三足,两柱,一鋬。

  在此基础上,考虑到纹饰的不同,在每一个币的设计中,分别具体到夏朝乳钉纹爵、商朝弦纹盉、商朝兽面纹方鼎、商朝兽面纹鬲以及商朝兽面纹斝作为主体物,加以描绘和处理,使其古朴、简洁并且造型鲜明。乳丁纹是青铜器上较简单的纹饰之一,纹为凸起的乳突,卅成单行或方阵(四方连续形式),盛行于商周时期。弦纹是古器物上最简单的传统纹饰,在青铜器上呈现为凸起的横线条,出现于新石器时代,商周普遍流行。兽面纹也称饕餮纹,是青铜器上常见的花纹之一,盛行于商代至西周早期。兽面纹也是此次设计中应用最多的纹饰。经过考证,在早期人类社会中,动物对人具有神奇的力量,而人则是被动的。因此使得人们期盼神力的庇佑和保护,甚至把自己想象为某种猛兽,刻画兽身人首或人身兽首的形制、纹饰。用青铜器上的纹饰以“辟邪免灾”,增强自身的安全感。这也是此次设计想要体现的人文情怀之一,用于表现人类对自然的敬畏与幻想,也因此强化主旨,增强设计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为了加强设计效果,突显青铜器的质感和艺术性,我主要选用其本身的纹饰,加以一定的重新排列组合,并且进行艺术效果的处理,将传统纹样与现代感的双重元素有机的结合,作为底纹,从而衬托出主体物的大气与典雅。同时背景二维的平面图案与器物本身的三维形象形成了较好的互相补充,令人惊叹的是那些青铜纹样虽诞生于久远的过去,历经沧桑,但通过古人精密的排列,穿插和设计,本身却极富时代感和装饰性,很多现代的设计方案中还会经常出现。这样经典的设计“语言”是应该被好好利用的,事实证明通过设计中的重新勾勒和后期表面处理工艺反而呈现出一种强烈的现代感,分明的黑白关系,点线面的组合。这样与前面古老器物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营造了独特的庄重气氛。

  在构图上,按照不同的年代划分,首先确定每一组各自的表现形式,在此基础上我做了大量的尝试,为了有别于以前发行过的“中国出土文物(青铜器)”金银纪念币,我刻意的体现时代感。在早期的方案中甚至有极为大胆前卫的形式出现,但最后都被一一否决,原因是越往后走就越觉得应该表现对象的本质和设计所要体现的精髓,抛开那些表面浮夸的装饰,不断地精简最后呈现出现在的模样,左右对称,上下居中的构图,看似四平八稳,中规中矩。但请记住这里要强调的对象是青铜器,而不是漆器、瓷器、陶器……这里的语言就是青铜器的语言,它一定有自己的性格。那应该是怎样的性格?怎样才能最好的还原这种性格?通过查找图片资料,走访博物馆之后,我最后在纸上这样写道:“国之重器,祭天之物,是应立于天地之间,体现威严权利和霸气的庄重产物。”于是,再回到设计构图,我确定要抓住的本质就是这种稳定对称、大器天成的感觉。通过横向切割,将画面分割为上下两块平面,寓意为“天”、“地”。纹样平铺于中间,左右均衡向两边延展,这样能扩充画面的横向空间,就如同宽银幕强调的视觉感受一样,无限地延伸。最后将主体器物置于画面之上,尽量的放大,以体现顶天立地的气势。尤其是在5盎司金币的设计中考虑到是“鼎”这样特殊的器物,应此更强调其“大气”和与之身份相匹配的表现形式。器物完全被放置于画面中间,贯穿天地,器物完美的线条形状周身斑驳厚重的质感和华丽装饰被最大化的凸显,背景饕餮纹饰威严庄重,气宇非凡。我觉得这样的“性格”才符合人们心中对于青铜器的感觉。因为其本身已足够震撼经典,通过近距离的观察,你甚至会发现每一根纹路里都仿佛深深的印刻着一个时代,凹凸起伏的表面散发着无穷的神秘魅力。它寄托着当时人类的愿望和祈祷,是兼具实用性和功能性的物件。仅仅是器物本身就承载了无数的“信息”,其工艺之巧妙高超让现代人类都感叹不已,有些甚至连现在的加工技术都无法再造,令人自愧不如。有了这样的“载体”,任何多余的装饰手段和语言只能对其产生干扰和破坏,弄巧成拙。我所要做的就是更好的营造和烘托。但关键还是在于尺度的把握。由于是第一组发行,又要兼顾与后面几组的关系,因此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十年,其实那么长的跨度对于任何一个设计师来说都是一种挑战,面对这样的题材,刚收到设计要求时,我甚至无从入手。如何把握,需要自己有一个前瞻的眼光和清醒的头脑。这一组在整个系列中将会扮演怎样状态?整体与局部,形式与风格以及发行时间的影响等统统都要纳入思考的范围,再进行最后的判断。整套设计历时将近四个月,五十张图稿,反复的推敲,做完之后你会觉得很累很难但很有成就感,就像前面说的是一种挑战。能有这样的经历对于一位设计师来说也是一种幸运与锻炼。

  

  当一枚枚华美的纪念币最终呈现在我面前时,望着这些艺术品,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中国青铜器——这古代技术与艺术的完美产物,是中国一个时代的文化精神象征,是先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如今通过现代先进加工工艺运用钱币的形式在几千年后的今天再一次呈现在世人面前,不得不说是一件激动人心且极富意义的事。对于中国青铜器系列贵金属纪念币的第一组“先行者”来说,这是一种尝试,是一种希望,也是对古人勤劳与智慧的致敬。无论前期大量收集资料,还是过程中的设计制作,直至后期众人在纪念币加工过程的辛苦努力,皆令人感动。通过参与这个项目,我对中国青铜器的发展和器物有了更深的了解,也很好的拓宽了我的知识面,这美好的经历将令我永远铭记。